【盘龙城遗址博物院】中国绿松石文化学术交流会在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召开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01 浏览次数:1150次 来源:本站

  2022年6月21日,适逢“色如天相 器传千秋——中国古代绿松石文化展”闭幕之日,由中国文物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主办,竹山县人民政府、盘龙城遗址博物院承办的“中国绿松石文化学术交流会”在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召开。

 

 

  会上由盘龙城遗址博物院院长万琳致欢迎辞。万琳院长对各位来宾表示热烈欢迎,并指出,盘龙城遗址与绿松石文化有着深远的联系,近期盘龙城遗址博物院举办的“色如天相器传千秋——中国古代绿松石文化展”也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在此举办中国绿松石文化学术交流会,对于扩大绿松石文化的传播和影响,推动绿松石文化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中国文物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主任徐琳通过视频连线致辞。徐琳主任表示,盘龙城遗址博物院此次临展将众多绿松石器集聚一堂,让观众直观感受到绿松石文化的魅力。绿松石是中国玉文化中的佼佼者,从裴李岗文化贾湖遗址出土的最早的绿松石饰品,到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等众多史前遗址,直到夏商周时期绿松石大量使用,又与青铜器完美结合。至清代绿松石仍是玉文化中的重要门类。

 

 

  竹山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宇星发表致辞,介绍了竹山绿松石产业情况。竹山素有“中国绿松石之乡”的美誉,近年来,竹山县坚持绿松石文旅第一产业定位,强力推进产业建设,竹山绿松石的发展正欣欣向荣。

 

 

  会上举行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和竹山县绿松石博物馆缔结友好博物馆仪式,双方代表签约。

 

 

  仪式之后,进入学术交流环节,五位来自各高校研究院所的老师发表了精彩的学术汇报。

 

杨明星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教授

 

《绿松石历史文化内涵对当代绿松石产业发展的意义》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利用绿松石的国家。从约9000年前的裴李岗文化贾湖遗址出土世界最早的绿松石首饰开始,绿松石交流范围逐渐扩大。二里头文化时期,绿松石的价值达到了巅峰。商周时期,绿松石的地位略有下降,成为彰显富贵之物。而十堰及其周边地区始终是绿松石的核心产区。

 

  在历史上,绿松石最主要的两项功能即“富贵”与 “升天”。其独特醒目的色彩天然适合用作装饰,以表达富贵;色如天空的特征则赋予了其升天的含义。富贵功能方面,绿松石常与珍贵的材料结合,如金、玉、象牙,或是点缀于礼器、王冠、车马器之上。升天功能方面,从贾湖的绿松石瞑目、裹尸布,到陶寺的绿松石镯,至二里头遗址的绿松石龙、铜牌饰为顶峰,商代中期盘龙城遗址的绿松石镶金饰件之后,升天功能逐渐衰退,转而被玉器替代。

 

  而今,作为中国绿松石之乡的竹山正在转型蜕变,绿松石产业规模不断扩大,未来大有可为。

 

秦小丽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科技考古研究院教授

 

《新石器时代到早期青铜时代的绿松石饰与镶嵌技术》

 

  从新石器时代至早期青铜时代有众多遗址出土了绿松石装饰品,年代最早的是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大量绿松石坠饰。自然界中绿松石矿体罕见尺寸大者,因此绿松石的体量都较小。绿松石的镶嵌技术最早见于马家窑文化,青海宗日等遗址出土了一定数量的绿松石与骨质装饰品的镶嵌制品。之后齐家文化和四坝文化时期出现了镶嵌于陶器的绿松石制品,至龙山时期广泛出现于玉器的镶嵌。

 

  绿松石镶嵌使用的粘合剂可能有树脂或漆液、天然沥青、动物皮或动物胶,以及不使用粘着剂直接嵌入。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绿松石龙、铜牌饰,盘龙城遗址出土的绿松石镶金饰件,是夏商王朝国家将绿松石制品作为祭祀礼仪品的体现。商代中期之后,绿松石广泛镶嵌于铜兵器、铜容器、车马器上,也与象牙结合作为礼仪用品。

 

邓聪  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教授

 

《绿松石加工工艺研究》

 

  在中美洲古文明及中国古文明发展过程中,真玉文化(软玉及翡翠)及绿松石两者制品互相辉映,同时产生过重要影响。在某一特定阶段,绿松石曾超越真玉的地位,成为至高无上物质的代表。因此,中国及墨西哥两地绿松石制品的比较研究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人们对于绿色石头共同的喜爱可能与当地农业起源相关。

 

  世界绿松石镶嵌工艺可以分为东西两大技术类型,分别是以古代埃及为代表的西方金属线框充填嵌片体系和以东方二里头的代表楔状嵌片立体器形拼对体系。加工工艺的研究可以从石器中探源,打制、研磨等技术的主要工具是石锤、砾石等简单的工具。如此二里头的嵌片加工工艺仍十分高超,最小的仅有一毫米大小,体量与一粒小米相当。

 

张昌平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古代中国绿松石装饰的发展》

 

  绿松石器在中国古代的发展,可细分为新石器时代的串饰阶段、夏-商代前期的礼器阶段、晚商-战国的粗装饰阶段和春秋-明清的精装饰阶段四个不同的时期。

 

  串饰阶段采用钻孔、磨制等加工工艺,反映了当时生产力水平的进步,为礼器阶段打下基础。礼器阶段二里头的铜牌饰等采用嵌片工艺,突破绿松石本身的体量,形成集中大片的绿松石装饰视觉效果,突出复杂的礼仪、信仰观念。粗装饰阶段,绿松石与青铜器相结合,绿松石的选料与镶嵌工艺不如以往精细,出现了产品的分级,这一阶段绿松石的礼仪性逐渐弱化。春秋以后,绿松石与黄金、宝石的广泛结合十分夺目,是精加工阶段。

 

赵海涛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

 

《夏朝“国玉”绿松石》

 

  二里头遗址著名的绿松石龙形器出土于宫殿区的贵族墓葬。除此之外,还发现了中国最早的绿松石器作坊。绿松石加工活动和产品主要是从第一期延续至第四期,一期以管、珠为主,二期有龙形器、管、珠、铜牌饰,三期有铜牌饰、镶嵌绿松石圆形铜器,四期有铜牌饰和较多管、珠。第二期的加工水平已经非常高超,到第四期已能制作镂空型嵌绿松石铜牌饰。

 

  二里头时期绿松石器加工作坊仅见于二里头遗址,且处于中轴区域,外有围垣,区域重要、管控严格,表明当时绿松石器的生产和分配都由最高统治阶层掌管,是王权的象征。

 

  媒体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AMY4_HHI9dg97mqNYO_uQ